NelumboTD

无他 (taedo 现实 短 微虐 完结)

好看

噼里啪啦嘭233:

失踪人口回归...但是不是来更我执的 哈哈哈 先更个小短篇 我大概是中了起名就喜欢起两个字的毒~~




无他


 


 


李泰容在四十岁生日那一天失踪了。


 


李马克走进他家的时候满阳台摆着的卡萨布兰卡正开的艳丽。地板家具都落了一层薄灰,他在一楼走了一圈,然后目光落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茶几上放了两个大箱子,里面整整齐齐按日期码着老式的黑色录像带。李马克拍了拍上面的灰,全部从箱子里拿了出来,在电视机柜里翻出了几个月之前李泰容费了一番力气搞到手的录像机,随手放入一盘,他拉上窗帘关了灯一个人陷入了沙发里。


 


 


“泰容!”


“看这边!看一下镜头啦!”


“我在阳台种了卡萨布兰卡哦!”


“泰容,生日快乐!”


“李泰容你不要闹我了啦!”


...  ...


 


李马克看着看着不自觉嘴角弯了起来,屏幕里的男孩子栗色头发剪的短短的,身材消瘦肩膀却很宽阔。一双眼睛圆溜溜湿漉漉的,永远透透亮亮,眼角微微吊起来偶尔还会让人觉得很性感,他的声音非常好听,很多年了,都一直是清亮干净的少年音,从来没变过。


 


“马克!你不要跟着李泰容一起胡闹啦!”


“马克,到哥哥这边来。”


 


“道英...”


 


屏幕上的脸一直在笑,身后场景季节不断变化,可那个人始终是在笑着。


 


 


 


“泰容,你今天一定要去吗?”金道英坐在床边叠着衣服不经意问到,脸上却忧心忡忡。


“嗯,这批货很重要。最后一笔交易,做完了以后那帮条子就再也抓不到我的把柄了。“李泰容对着镜子打好了领带,转身亲了亲金道英的额头,“我们呢,就可以安心做身家清白的纳税人了。你不是想去卡萨布兰卡旅游么?我们下个礼拜就去好不好?”


 


“好。”他点点头。


 


“老板,他出门了。”


“给我跟紧了。”李泰容看着熟悉的背影离开了家门口之后,也慢慢关上了车窗。他今天特意换了一辆新车出门。打开手上那份黄皮档案袋,夹着的文件里掉出一张照片。


 


警员编号:179621


姓名:金东英


 


照片上,是年轻美好的男孩子,穿着崭新的警服,一手端着警帽笑容满面的站在警校门口的毕业纪念照。


 


他摘下墨镜,举着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掏出打火机一把烧着了所有的文件扔出了窗外。


 


警员资料,卧底计划,铲除行动。


 


李泰容红着眼,在车后座慢慢笑出了声。


 


 


金道英赶到码头的时候,现场早已是一片火光,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掏出枪就冲进了火海里。


 


“泰容,泰容!”仓库前倒了一片中枪的,烧伤的尸体,他跪在地上一具一具地翻开来确认对方的脸,都没有看见熟悉的英俊面庞。


 


“轰隆,轰隆。”海平面远处雷声滚滚,大片乌云集聚而来,几下骇人的白光闪过之后,大雨倾盆而下。


金道英脱了外套,扔了手枪,仍是在大雨里寻找李泰容。


他一个一个地查看着对方的脸,举着袖子擦干净尸体脸上的血污和泥污。


所有倒下的躯体都被他查看了一遍,都没有发现要找的人,松了口气,他捂着脸跪在这一片人间炼狱之间。


 


“咯嗒。”手枪上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迅速转身,想一拳挥倒对方的同时,看见了闪电之下一瞬而过的苍白的脸立刻僵在了原地。


“怎么,发现我没死,很失望?”对方将枪口指向了金道英的眉心。“金警官。”


他面无表情,声线冰冷。


 


“泰容……”金道英愣住的脸一瞬间又化为了惊喜,漂亮的眼睛在黑夜里也亮起来,李泰容看着对方的表情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他皱着眉头,强迫自己握紧了枪。


 


“到现在还在演戏?可惜了警官,我提前了交易时间,对方都被灭了口了。你们的清除计划怕是只能做一堆废纸了。”他上前,用手枪拍了拍对方的脸,“为难警官你在我身下叉开大腿这么些年,还是功亏一篑啊。”


对方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嘴角动了动,最后却什么反驳的话都没说出来。金道英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半晌他才抬起头,仍是笑着。


“泰容你没事就好了。”


 


他的笑脸让李泰容没来由的胸闷和心慌,不耐烦地一脚将金道英踹翻在地,他左手揪起他的头发,右手用枪塞进了对方的嘴里。


 


“金警官,都到这时候了,就别在黑社会老大情人的角色里演得不可自拔了。”他对上了对方无惧的双眼。


“你的那些档案资料,我看着就作呕。”


“身份是假的,名字是假的,过去是假的,你还有什么是真的? 一边假装爱我,一边害我?你这个卧底做得也不怎么样,被我睡了那么多年,也没让我折几笔生意,收几个地盘。”


对方被塞住了嘴发不出声,可一双眼睛仍是看着他,清澈见底。


 


李泰容呼吸一窒,心口像被一张无形的大手一把揪住痛到神智都要不清起来。


他松开对方,对着腹部就是狠踹一脚,金道英捂住肚子咳出了血。仍是没有辩解一句。


 


“马克,你过来。”李泰容挥手示意自己的弟弟走到跟前,李马克年纪还不大,看着和大哥还有自己都最亲的哥哥满脸血污的倒在地上,一时间还无法接受这样的变故。他慢慢挪到大哥的身边,李泰容掏出了一把弹簧刀塞到了李马克的手里。


 


“马克,你该知道,组织里出现了叛徒应该怎么做。”


“叛徒…该死。”他克制不住自己慌张的声线,握着刀柄的手也跟着颤抖起来。


金道英看着他,却像是安慰般地冲李马克咧开嘴笑了笑。


李泰容被笑颜刺痛了双眼,他捏住了李马克的肩膀,把他推上了前。


“马克,把叛徒的眼睛给我挖出来!”


“哥!”


“我要让他知道,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告了不该告的密,下场会是怎么样。”


“可是……”李马克回头,周围的手下围上来制住了金道英的四肢,可是地上的人却丝毫没有想要反抗的样子。


“马克你忘记父亲被朋友背叛之后的下场是怎么样的了嘛?他的尸体在外面曝晒了四天,都没有人敢去为他收尸!你忘记我们以前是经历了什么样的日子才有了今天吗?”他拿过了李马克手里的小刀,递给了一边的手下,示意其他人动手。


“我没忘。”李马克怔住,随即低下了头。


他看着被压制住丝毫无法动弹的金道英,对方渐渐红了眼眶,眼里却没有害怕和恨意。


 


李泰容曾经最爱这双眼睛,如今,最恨。


“我最恨叛徒。”


 


“轰!”雷声大作,李马克捂住双耳跪倒在泥地里。金道英的惨叫比雷声还要刺耳,鲜血混着雨水慢慢四散流淌开来。四周都是触目惊心的红。


李泰容始终没有转身看一眼。


“老板,人晕死过去了。”


“扔海里处理掉。”李泰容随意挥了挥手。


 


五六个人应声抬起地上痛到几乎失去知觉的人往码头上走去。


 


“泰…容…”金道英微弱的呼声传来,“不是所有,都是假的。”


 


 


坐上汽车准备撤退的时候警笛的声音才传来。


“老板,条子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慢?”


李马克心头一跳,全身冰凉起来。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脸色渐渐凝重起来的老板不敢再多说,急急踩下离合发动汽车就迅速离开了现场。


 


一个月之后警方宣布卧底计划失败,卧底是谁尸体在哪却始终没有被透露出来。


金家的葬礼办得低调,金道英以各种假身份在其他地方办理的住处都已被警局清查。


 


李马克抱着两个大箱子回了家,上面没有寄信人只有收信人,写着李马克收。字迹熟悉,他知道一定是那个人寄来的包裹。


打开之后里面有一封信,几份封死的文件,一份U盘,剩下的都是老式录像带。


看完信之后,李马克把自己关进了卫生间,把所有的文件都烧毁在浴室里,u盘也被狠狠地砸烂之后冲进了下水道。


他靠着冰凉的浴室墙壁,无力瘫坐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李泰容过得很幸福。


快步入三十岁的那年,他终于洗白了所有的生意,过上了正常的娶妻生子的人生。


带着妻小环游世界,唯独一个地方没有去过。


卡萨布兰卡。


结束旅行回到家的时候,弟弟李马克收拾了自己所有的东西,只留下了一封信和一句话。


“我要去当警察。”


 


信不是李马克写的。


信纸有些泛黄了,但是字迹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是金道英写的。


他说,如果他超过一个月都没有在每个周二去邮局确认一份包裹,那这份包裹就会被自动寄到李马克的手上。


 


他说,包裹里其实有很多秘密他并没有透露给警方,这些秘密都足够李泰容被抓去枪毙一百遍。


 


他说希望李马克不要走他哥哥的老路,他年纪小虽然是在黑道背景下长大,却没有插手过李家任何的违法勾当,以后一定要好好念书,人生还有机会重来。


 


他说,如果李泰容发现了他的身份,那他也不打算逃避,他知道李泰容有多恨叛徒,所以他一定会接受惩罚。


 


他说,最后的那次行动,他没有上报,他也想和李泰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虽然,他从此的身份就是警方败类。


 


他说,希望阳台上的卡萨布兰卡能一直开下去。


 


 


后来的李泰容砸掉了所有妻子在阳台种的红玫瑰,即使大吵一架也换上了白色的卡萨布兰卡。连院子里,公司里,办公室里全部都换成这种生命力旺盛的白色百合。


 


他路过公司茶水间的时候,听见前台小姑娘正聊着不理解为什么要在公司里摆上这么多不吉利的花。


 


卡萨布兰卡的花语,无望的爱。


 


在八年之后的这一天,他终于感受到了和那时的金道英一样的绝望。


巨大的悲伤袭来,他终于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李马克很少回家,偶尔回去看一次,也是和自己的兄长相对而坐,默默无言。还有两箱秘密他始终没有告诉过李泰容,他想,那一定是会压倒自己大哥的最后一根稻草。


 


后来李泰容离婚了,儿子也留给了前妻。


他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收拾的时候,终于发现了那两箱录像带。


 


不久之后,李马克就接到了大哥失踪了的电话。


 


“泰容,我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给你庆祝生日了。”


金道英搓了错鼻子,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眼眶已经全红了。


“所以,我想录好多好多的生日祝福给以后每长大一岁的你。一直录到你一百岁。”


他又笑了。


“泰容,如果之后你发现我说了很多的谎,你一定要知道有一件事一定是真的。”


 


他走过来靠近摄像机,直直地跪着,虔诚地双手捧住了摄像机的两边就像捧住了爱人的脸。


 


 


“我爱你。”


 


画面定格在这一秒,再也无法播下去,就像中了某种毒咒。


 


李马克在黑暗中坐着久久没有起身,最后他长叹一口气,没有关掉录像,从口袋里掏出李泰容的照片摆在电视机的旁边,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阳光正好,卡萨布兰卡绽开一片,生机勃勃。


只是这世上,再也没有他。


 


 


 


---------------End--------------


 


 宝宝们食用愉快啦~~黑道绒绒X并没有什么戏份的警察豆豆 以及颗颗强制出场~


顶锅盖跑了~~



评论

热度(75)